良辰美酒加咖啡

【荣霖/杜方】部队大院2

爽,哈哈哈哈哈哈

滚来滚去的滚滚:

南有乔木:



小方还没上线,就不打tag啦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部队大院2




两人从宾馆走出来的时候,天都有点黑下来了。宾馆位于商业区,旁边就是大型的购物中心。中心的顶楼是个电影院,大楼的外墙上打着巨幅的宣传,上面写着
[3D电影 地心历险记 给你身临其境的感觉]*




“现在都叫3D电影了,花样真他妈多啊!”杜见锋仰着头,盯着那张巨幅的海报“我们小时候,搬个小马扎往操场一坐就叫看电影了,看着也挺好”




荣石抬眼看了一下那张海报




“我倒觉得在大院操场上看的比现在好多了”




杜见锋收回了目光,眼珠子转了转,似乎也在回忆什么




那时候,大院每个月会放一场电影,设备简单,场所便捷,操场上拉一块大幕,放映机一搭,就是全大院人一晚上的娱乐消遣。每到放电影那天,吃过晚饭,大家就从家里搬了小凳子去占座,小孩子总能占上中间靠前的位置,大人则坐在外围靠后的地方,而去得晚的话,即使坐下来也是看不到的,便只好站着把电影看完了。




这天又是大院放电影的日子,荣石早几天答应带许一霖看的,便早早把作业写完了往操场走。今天他到得比平时都早些,刚到操场就看到大幕前面围了一圈小孩子




“你不准坐这里!你不是我们大院的人!”声音的主人叫张一平,平时在大院里就横惯了,荣石和杜见锋都不待见他但是也懒得招惹他。




“我…我自己不坐”这是许一霖的声音,许一霖从南方来,口音软,加上年纪小,声音还有点奶声奶气的,这会儿更是带着点哭腔




“你不坐在这里放什么凳子!走开走开!”




说话的人眼看着就把许一霖先前摆好的凳子拎起来,作势要往远处丢。许一霖也着急了,跳了好几下也够不到凳子,眼眶都红透了。




荣石两步就跨过去,伸手把凳子一夺。被抢了凳子的人有点愤怒地转头,就正对上荣石黑着一张脸




“你欺负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?”




张一平撇嘴笑了一下“荣少爷啊”声音里全是嘲讽




荣石家教严,父母又是教授,平时看起来算是文质彬彬的样子,加上他爷爷又是这部队的老首长,大家爱开玩笑,见到他总叫一声荣少爷。但是张一平今天这声荣少爷显然一点也不友善。




荣石不愿理他,自己蹲下把凳子放在地上,又把许一霖拉到怀里给他擦了擦眼泪




“坐!你今晚就坐在这里看!”




张一平被荣石落了面子,拉长着脸




“他又不是大院的人,凭什么让他看”




许一霖看了荣石一眼,拉了拉他的衣袖,低声说




“石头哥哥,我不坐,你坐,我给你占的,这个位置最好了”




小孩子天然带着一点奶香气,此时这种气息软软喷在耳边,荣石的心也软了一块,他笑着拍了拍许一霖柔软的头发,自己坐在凳子上,又把许一霖抱在怀里。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,还瞪了张一平一眼




“我是大院的人,我总能坐了吧!”




说罢便再也不看他了




张一平气得咬牙,提起脚就想去踢荣石的凳子,正巧杜见锋过来,抬腿绊了一下,张一平就仰面摔了下去,别提多狼狈了。旁边的小孩子们哄笑着散了。




“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了!”




说罢,杜见锋就把凳子放在了荣石旁边。张一平看了他一眼,默默把这个亏咽进了肚子里。和荣石不同,杜见锋脾气暴得多,一言不合抡拳头也是常有的事情。他爸爸是机枪连的连长,小的时候,他爸带新兵训练,他就在操场旁边挖沙子,所有人休息的时候都要去逗一下他。兵营里大家讲话没个注意,久而久之,杜见锋就把一套粗话学的溜溜的,八九岁的样子,开口闭口都是老子老子,常常气得他爸要打断他的腿,气得他妈指着杜连长的鼻子好一通数落。




那晚播了一部抗战片,看了不到一半许一霖就在荣石怀里犯了困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晚风吹过撩起他软软的头发轻轻扫着荣石的脸。荣石早就忘了电影的情节了,却总记得那晚怀里小小的人儿和温柔的晚风。




杜见锋转头看了看荣石,那人脸上挂着一点笑,霓虹闪烁映得他目光闪烁,这幅样子把杜见锋腻得慌




“老子看你根本就不是觉得电影好看!”




 




 


评论

热度(28)

  1. 滚来滚去的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爽,哈哈哈哈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