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辰美酒加咖啡

【荣霖】懒画眉 29

太心疼西田了

水無香:

是你的就是你的...我想跟西田桑聊聊天...追文tag懒画眉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水是眼波横,山是眉峰聚,山水和眉眼哪里来得可比?荣石这里却真是亲眼所见的可比。


荣石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许一霖穿着那身粉色的戏装,额妆下粉面含情,唱着似水流年的哀伤,随着指尖流转在桃花坞许家那个沉闷的庭院里美得好似画中仙。如今再看许一霖穿好了层层叠叠天女的衣服,勒住了大头贴片子,那时的情景又浮现他脑海。


因为许一霖是秘密上台充人数的,奚平并不知道那位演员请了假,许一霖算是偷偷做个人情。他早就瞧好了一间空的包房,让荣石帮忙来化妆。


“拿那双粉色缎面鞋。”


许一霖对着镜子调整头上的花簪,吩咐荣石来帮他。


荣石拿来了鞋子,悄悄蹲下身给许一霖穿上。


“哎呀,我自己可以穿的。”


许一霖还是被荣石握住了脚踝,穿进了鞋子。


罢了,这个小跟包还是帮忙的。


许一霖开始画眼妆,细细勾勒眼角,上挑成与眼眉走势一样的线条。


“等一下,我来画眉毛。”


荣石在一旁插嘴。


“你又没画过,不要添乱了。”


许一霖拒绝了荣石的提议。


“你怎么知道我没画过?我小时候啊,给我母亲画过。”


荣石慢慢拿起了一只笔,蘸上灰黑色的油彩。


“哦,那你试试。画错了我就这样上台去,别人问我眉毛怎么样了,我就说是一个二流妆师画的,妆师姓荣。”


许一霖说完自己先笑了。


“许老板不要如此苛责,我只是个兼职的。”


荣石收敛了调笑的表情开始认认真真给许一霖画眉。


他的画笔温柔轻巧,他安静端坐等他细细描摹,这房间只剩下两人均匀的呼吸声。


荣石的鼻息打在许一霖脸颊上又酥又痒,许一霖的睫毛微微颤抖,心下早已是泛起波澜。


好不容易等荣石将眉毛画完,许一霖想照照镜子,荣石又拿来胭脂。


许一霖抿了一下双唇,完成了妆面的最后工序。


荣石看着许一霖明艳照人的戏装出了神。


鼻若悬胆,唇显相思色,眼波流转熠熠生辉,眉眼更是山水明秀。


“好看么?”


许一霖一抹浅笑里,荣石回过神。


“好看,实在是好看。不想你给别人看了。”


荣石直白说出心里话,倒惹得许一霖不好意思。


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去后台。”


许一霖看了看墙上的钟表,提着衣裙要出去。


“等一下。”


荣石的声音懒洋洋的。


许一霖偏头想自己忘记了什么,看到荣石舔了舔自己的下唇才发觉。


就像蝴蝶扑进了花团,许一霖几步走到荣石面前,亲在他唇上。


仿佛许一霖已经幻化作戏里的天女,他悄然消失去到天界,一吻结束后荣石还在回味,点点胭脂印在他唇上,如梦似幻。


于旁人来讲光影里花花天地都是流光溢彩,人影来去粉墨登场,只管鼓鼓掌就好。


台上的天女唱着祝福三界神明的祝词,此时的舞台仿佛不是人间的一个小小酒楼,只是围观天界胜景的某处,在座的也脱了俗骨凡胎,有幸看到仙家景象,这哪里是个普通的汇演。


听得天女唱道:


观世音满月面珠开妙相,


有善才和龙女站立两厢;


菩提树檐葡花千枝掩映,


白鹦鹉与仙鸟在灵岩神岘上下飞翔;


绿柳枝洒甘露在三千界上,


好似我散天花就纷落十方;


满眼中清妙境灵光万丈,


催祥云驾瑞彩速赴佛场。


 


霎时间,众位天女将五彩花瓣洒落台上台下,洋洋洒洒一片彩绸飞舞、彩花纷飞,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,台上都是天仙一样的人物,谁又分得清谁呢。


荣石坐得距离舞台近,他专注盯着舞台上的许一霖——那个穿绛红色边裙袍,头顶珠花也是牡丹红的天女。


等着许一霖跟着走板到台前时,荣石一眼就瞧见了他,冲着他微微挥手。许一霖也瞧见了荣石,随着二胡板子的节奏一个转身,水袖撒了朵小小的五色花到荣石怀里,从嘴角到眼睛都是甜甜蜜蜜的柔情。


西田坐在正座,不经意间侧脸看到荣石和台上那位天女眉来眼去,心下了然那必定不是某个女演员,那一定是许一霖。


许一霖只是匆匆转身甩袖略过主舞台,西田却一眼就看到了他。不同于其他演员匆匆忙忙跑龙套的样子,许一霖脸上的表情和身段都是极为认真的。


看着看着,西田终于对上了许一霖的目光,双眼含情、粉面桃花、他只是微微一笑也足以将点点桃花粉浸染心上。


在西田还在晃神的时候,《天女散花》竟然结束了,接下来是盛仲连的老生独唱。


西田跟一旁的侍者说自己要去大堂打个电话,实际上他想去找秘密跑龙套的许一霖。


大堂里此时只有两三个侍者,外面倒全是黑着衣服配了手枪的。


奚平不喜欢把文化活动弄得紧张,希望来负责安保的派兵都做些伪装,一开始他以为这个提议不会被通过,结果西田竟然批准了。


西田走过通往大厅的如意门,远远瞧见提着戏装要去换衣服的许一霖。


他正要上前去问好,却见到荣石一把从背后抱起许一霖在原地转了个圈子,许一霖的裙袍飞舞,活像春日里花间的蝴蝶。


许一霖竟然被荣石打横抱从后门提前离开了。


西田站在原地,大脑一片空白。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水無香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心疼西田了